周口

房产泡沫能否阻挡雄安新区?

2017年04月06日来源:搜狐财经行业动态责任编辑:jingjing

新区还未建,炒房团已经兵临城下

自4月1日晚上18时03分新华社发布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》通稿后,来自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河南等地的抢房者,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,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聚集到组成雄安新区的雄县以及容城、安新两县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:买房。并且在24小时以内将这个县城的房价从每平方米四五千元抢到两万以上!

4月2日下午,价格从85元一晚的普通招待所到白洋淀景区附近2288元一晚的酒店全部显示“满房”。当地一位酒店老板介绍:“打电话订房的从昨晚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没停过,我一夜没睡。”目前平日里85元一晚的房间已上调至258元,“都是来看房子的,全国各地都有。全县都这样,别人涨价我也就跟着涨”。随即走访的数家酒店也全部满房,店家笑着说:“还不是你们北京来炒房的太多了”。

雄县的白洋淀区域是另一幅场景,是这一片区规划高端的别墅楼盘。一改县城中“乡土”风格,洋气的联排和独栋,还有物业执勤站岗。售楼人员就站在门口,“抱歉不能看房,会打扰业主。我们这里的均价是4万以上,而且现在也买不到了,可能有二期,但什么时候出售不清楚。”面对动辄数千万的白洋淀别墅,人群渐渐散去。“这开盘的时候5000块,我没买,后悔啊!”只听到周围人群传出这样一句话。

贪婪的投机资本是创新的最大敌人。新城还未开始,投机资本已经虎视眈眈。前段时间北京房价控制政策频繁出炉,导致北京炒房的机会几乎没有。现在,雄安新区规划犹如一个炸弹,为投机资本炸出了一次投机蓝海。

雄安新区在规划中是一个创新之城。然而,创新的过程是一个耗费时间和金钱的过程。然而投机资本将这个社会搞得心浮气躁,乌烟瘴气,根本让人无法安心创新。很多时候,人们安心创造出来的东西,被投资分子极容易地复制过去赚钱,还谈何创新转型。如果不为这些贪婪的投机资本构建一道防火墙,千年大计雄安新区很可能就仅仅是一场梦而已。

雄安来了,北京房价的转折点也就到了

现在来得正是时候,把大量的流动性都锁住了。北京的老破小都抢光了,甚至涨到了10多万一平米,眼看着要冲20万了,沉淀了大量资金。

这个时候,雄安来了。2016年冲进去的买房者和炒房者,将大部分被套进去。因为接盘侠要愤怒地离开北京去雄安了,因为资金要转移到雄安去了。

作为一座离北京直线距离只有100公里,承载大部分北京非首都功能的“千年大计”新城市,雄安的经济地位也是相当高,号称“南深圳,东浦东,北雄安”。浦东新区的占地是1200平方公里,深圳是1990平方公里,而雄安新区的建设占地未来将达到2000平方公里。

也就是说将来在北京南100公里的地方,未来10-20年要有一个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超大型经济特区。未来至少将转移1000万左右的人口过去。

这1000万不可能全部来自北京,但可以确信,大部分是来自北京、天津、石家庄、山西等北方的人。这些人本来都打算在北京立足发展,现在多出一个雄安,大量资金将追随而去。

你想想看,如果你是投资者,有5000万现金,是选择10万一平米的北京房产,还是选择1万左右的雄安?尽管雄安的楼盘都被封盘,但未来仍可期待。投资,投的只不过是一个预期。

雄安的定位,甚至高过深圳和浦东,能配得上“千年大计”的地方,恐怕不多了。

正如某二秘所说:雄安绝不会按照现在模式搞房地产,经济不是重点。千年大计不是钱,也不是产业,也不是技术。从国家发展示范角度看,应该是制度、模式、文化。从城乡建设角度是未来城市样式。从国际角度,是未来几百年全球老大的窗口,也可以是国际中心。

古有长安,再造雄安。在决策者眼中,雄安承载着制度改革与模式创新,代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华夏文明“样板间”。“千年大计”,从历史看,对照古长安,从地球命运看,对照的是古希腊、牛津剑桥、巴黎左岸以及硅谷级别的世界性文明策源地与圣地。

目前北京人口大约是2200万左右,假如高校、央企国企总部、科研院所等单位都迁移,至少有500万人要离开。

而且,很显然,这部分人中,大多数会是那些在北京没有买房的人。这些人一走,北京的高房价基本就没有接盘的人了,基础不存在,下跌就可想而知。

更关键的是,如果大部分高校迁移过去,意味着很多潜在购房者也将离开北京。因为大量的毕业生就就地工作和安家,未来的雄安,在宜居性和创业性方面,将比北京强多了。

北京的房价,高在有大量的教育和医疗资源,有大量的就业机会,如果这些资源都搬迁,支撑房价的资源就没有了。

有报道说,雄县的房价已经从6000元飙升到2.5万。一位内蒙古大老板,一口气花7200万买下8层楼。连周边保定、涿州的房价也跟着上涨。

你想想看,资金是有限的。未来20年,财富的奇迹肯定将在雄安发生,当大量的资金投向这里的时候,其他地方的资金必定减少。

不只是北京,可以预期,未来5年,全国其他大城市的房价也将迎来平稳着陆。加上资金链的收紧,不动产登记的落实和房产税的开征,雄安只是一根稻草,没有雄安,也会以其他因素引发泡沫破灭。

雄安新区横空出世,这次中国房价泡沫真的要破了!

4月1日,雄安新区横空出世。在此之前,新区覆盖的河北雄县、容城、安新三个县相信都没几个人听说过。现在,他们成为全国人民羡慕的地方。

雄安新区的定调非常高,定位为继深圳特区、上海浦东新区之后的又一全国意义的新区,是闻所未闻的“千年大计”。但是这个出场,又太突然,这种反鲜明差背后,代表了某种态度和决心。有些问题,不能再放纵拖延了。

最大的问题,就是中国经济已经被房地产泡沫和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了。过去还想与房地产与虎谋皮,现在再不解决地产的超级泡沫,实体经济不可能有出路。

雄安新区的出现,也不会是一个孤立事件,这是一种决心和方向的宣示。货币政策稳下来,盘活存量资金,引导资金从地产到股市,房价泡沫已到顶部之后是泄洪,资本市场是未来几年的大机遇所在。

1979年,深圳特区成立,无数人失眠,想着如何去做一番事业,大干一场;

1992年,浦东新区成立,无数人失眠,想着如何下海创业;

2017年,雄安新区成立,无数人失眠,想着怎么去炒房……

这就是中国经济今天的真实写照。无论做什么,都没有炒房赚钱;无论规划什么,最终落脚点都在炒房。无奈,无解。

如果房产泡沫不破,雄安新区难起。这个新区可能都没开始建设,房价就已经炒到天上。如果要通过非市场手段来控制雄安的人口流入和房地产等资源要素,那么新区的活力会大打折扣。

这就是中国经济被房价绑架的真实困境写照。 不败的地产神话吸引了资金源源不断的进入。房子在今天,已经不是房子,是一个金融产品,如同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。

我们正在见证经济学历史上的极为诡异的一幕。一方面,一二线城市地产价格几万几万的涨,买房像买大白菜,资金极其充裕;另一方面是在闹钱荒。实体经济融资艰难,高利贷盛行,三四线城市地产库存已经庞大。这诡异但不矛盾,实体经济10%利润率很高了,跟炒房怎么比?当钱都去炒房了,实体经济融资当然困难;当资源都涌向一二线城市了,三四线城市自然要被抽空。

当所有人都去玩击鼓传花的游戏时,接棒的傻瓜还有么?这个游戏要接近尾声了。山东辱母案就是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引发。更让人震惊与担忧是,魏桥纺织、中国宏桥、齐星集团、辉山乳业等多个大型企业都爆发了债务危机。他们都是上市公司或者是上市公司的母公司,还有世界500强企业,他们都撑不住了,可以想象下中小企业的艰难。

地产不败的神话,对周边地区的资源虹吸效应,尤以北京为甚。它本应是带动京津冀乃至华北发展的火车头,结果它成为泡沫的登峰造极者。这个现象所催生的,就是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。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